日蓮 正宗。 日蓮正宗與一貫道是不是佛教?

日蓮正宗與一貫道是不是佛教?

日蓮 正宗

公明黨絕不是名不見經傳的小黨。 在參眾兩院擁有60席國會議員的公明黨,就算和自民黨內的派系相比,也僅少於安倍的清和會;同時在內閣中也被分配到國土交通大臣的位置。 但是和自民黨其他派系不同的是,公明黨擁有牢不可破的動員能力和組織票倉。 公明黨的背後母體是創價學會。 雖然名為「學會」,但是創價學會是個不折不扣的團體,也是個足以影響世間政局的佛法信徒集團。 這個學會號稱擁有800萬戶的信徒,是信仰誦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的日系佛教。 這個說法有些矛盾,因為創價學會雖在90年代就和日蓮正宗的總本山反目,不過本質上是日蓮信仰的宗教團體則無庸置疑。 在政教分離的前提下,公明黨早就被迫在制度上和創價學會有所區隔,但是一般日本人都知道「公明黨等於創價學會」這個基本常識。 雖然台灣也有一些政治和尚,或是那種平日不談政治但提到阿扁就會血流成河、講到習主席就是好福氣好領導人的貨色,但再怎麼樣佛家弟子直接干涉國政似乎就不是台灣人習慣的風格。 不過日本的日蓮信仰就不是這麼回事。 從開宗的鎌倉時代開始,宗祖日蓮就積極力諫當權者,想讓日本信仰「真正的佛法」以逃離亡國之禍。 所以追求佛法影響世間法的「王佛冥合」境界,一直都是日蓮系佛教的傳統。 參眾兩院擁有60席國會議員的公明黨,擁有牢不可破的動員能力和組織票倉,為日本政壇各大政黨相互拉攏的合作對象。 圖左起為公明黨總裁山口那津男、現任首相安倍晉三、民進黨前總裁岡田克也。 圖/美聯社• 日蓮出生於1222年的日本千葉縣南部,自稱為漁民之子。 1233年入佛門並於5年後正式出家,1245年起分別在天台宗的延曆寺、三井寺兩大重鎮遊學,歷經數年的遊學之後,於1253年開始正式提倡「南無妙法蓮華經」的妙法信仰,並開始積極的弘法及傳教活動。 1260年,日蓮向當時鎌倉幕府的實際最高權力者提出《立正安國論》,內容論及若日本不信仰正確的法華經信仰,則將面臨外國侵逼、國內內亂、天災人禍等大難,最後導致亡國。 日蓮所提倡的「四個格言」中,對其他佛教宗派進行強烈批判(真言亡國、禪天魔、念佛無間、律國賊),其他宗派僧侶因而對日蓮展開襲擊與迫害,導致日蓮受到幕府流放處分。 幕府想當然爾地並未採納日蓮的意見將法華信仰立為國教。 但在北條時賴死後,日本發生蒙古襲來的「」,並且北條時賴的繼承人發動殺害異母兄的內亂,而朝廷也發生了和的兩系統對立糾紛,這場天皇家內的內鬥,甚至成了日後南北朝分裂亂世的遠因。 這些也讓日蓮更堅定自己的信仰無誤,而再度向幕府投書建言,進行所謂的「國家諫曉」——也就是說,日蓮信仰強烈的政治意識起源於宗祖的身體力行。 雖然日蓮好像真的說中了各種災禍的發生,日本也面臨了「蒙古襲來」這個史上最大國難,但是日本沒有成為法華信仰的佛國,日本也未真的因此滅亡。 日蓮勇於向權勢挑戰、熱愛國家的精神感動了許多人民,於是在日蓮死後,信徒們相繼成立了包括創價學會所信仰的日蓮正宗等宗派。 如果把、靈友會等同樣唱誦「南無妙法蓮華經」的新興宗派算入的話,那麼整個日本的日蓮系信眾超過一千萬人,其中又以創價學會的活動力和影響力最大。 但是日蓮的弟子們,不只是在現代擁有足以左右時局的創價學會和公明黨,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蓮的信徒們甚至成為了軍國主義背後的巨大陰影。 日蓮因強烈批判其他佛教宗派,遭致他派僧侶對其展開襲擊與迫害,最終受到幕府流放處分。 圖/歌川広貞,『日蓮上人一代』(右圖) ;歌川国貞三代,『日蓮上人真実伝之内 佐渡御流罪日良坊師赦免状持参之図』 (左圖)• 這要從人稱「魔王」的國家主義者談起。 由軍部的青年將校號召「昭和維新」、「天皇新政」背後,其思想指導者就是北一輝這位影響皇道派青年將校甚鉅、進而讓他們發動幹掉大藏大臣的異色思想家。 北一輝原名北輝次郎,之所以會改名是因為他參加了中國的革命運動,而改了這個中國風的名字。 這位中國革命之友不僅參加同盟會,還和等人深交,更因為在擔任記者時公開發文指出暗殺宋教仁的凶手就是孫文,而被驅離中國三年。 北一輝的養子據說還是革命元勳的遺孫。 但是這位奇人另一個讓人稱奇的,就是他同時也是個重度法華信仰信者。 擁有法號「龍尊」的北一輝經常大聲誦念法華經,然後進入神明降駕的狀態,接著北一輝就會接到他稱為「靈告」的神明指示和預告。 1931年的某日,北一輝的靈告內容是這樣的: 海上出現了城。 數座城出現之後又消失。 之後,出現了一道彩虹。 1931年正是的發生年。 北一輝靈告裏出現的城就是所謂的「王道樂土」,而王道樂土的實現地,就是日後的滿洲國。 或許這樣的說法太過牽強,但是在國內進入嚴重不景氣的昭和初年,由國柱會等日蓮宗信者所提倡的「日蓮主義」極度盛行,卻是不爭的事實。 「一天四海皆歸妙法」的日蓮系信仰轉化在政治上,立刻無縫接軌地轉化成了國家至上的強烈日本優越主義。 延伸到國際關係上,就是整個世界統合在妙法之國日本的領導之下。 這種宗教性極強的政治思想,正和日後「」的有異曲同工之妙。 號召二二六事件的北一輝(左)、國柱會首腦田中智學(中)與促成滿州國成立的路軍參謀石原莞爾(右)這三人,成為「日蓮主義」盛行於昭和時期的重要人物。 圖/維基共享• 這句出自中國古典的名言,早在1913年就被首腦引用,用來強調人種、在妙法之下人人平等,對於戰爭也採批判態度。 日後公明黨的主體創價學會初代會長,也是受到了田中的影響而成立創價學會。 但是在二二六事件中,反亂軍也是採用了這句話來主張自己的信念,日後進入大戰時,軍部也是用這句名言來正當化日本的戰爭動機。 更巧合的是1932年發生,事變的起因是中國民眾襲擊上海的日本僧侶,而僧侶所屬的就是日蓮宗的妙法寺。 而後真正引發中日軍事衝突的青年同志團反擊活動,主導的憲兵大尉重藤千春就是狂熱的日蓮主義者。 滿洲國的成立背後黑幕是當時陸軍的天才參謀,這是許多人都公認的事實。 這位和東條英機始終不合、稱自己當到首相的長官為「東條上等兵」的奇人,曾經在中國革命成功時帶領自己的班兵們歡呼「支那革命萬歲」,卻在日後一手促成了「王道樂土」滿洲國成立於吸滿父祖之血的土地上。 自日俄戰爭慘勝之後,日本就一直執著於這塊吸滿了石原不惜用炸死等難稱光明磊落的謀略,樹立了這個極度依賴日本的滿洲「五族共和」王道樂土。 石原一直主張日本應該滿足於滿洲國的成立與中國講和,避免日中全面衝突。 也因為這樣,石原和東條間關係極度惡化、最後被迫離開現役職位。 而支持石原作出這些破天荒舉動的基本信念是什麼? 日蓮主義。 「一天四海皆歸妙法」的日蓮系信仰在政治脈絡下,無縫接軌地轉化成了國家至上的強烈日本優越主義。 延伸到國際關係上,就是整個世界統合在妙法之國日本的領導之下。 圖為1932年日軍進入中國東北錦州。 圖/維基共享 為了準備世界最終戰爭,東洋必須統一於日蓮主義之下。 1932年2月16日,、、、等東北四巨頭拜訪司令部,在大和飯店舉行了所謂的「滿洲建國會議」。 會場裡沒有日本國旗、沒有當時的五色旗,紀念合照裡的與會成員背後,只有一幅巨大的掛軸,上面大書「南無妙法蓮華經」七字。 不久後的3月1日,滿洲國發表宣言正式建國。 而2月16日,正是日蓮上人的誕生日。 滿洲國的王道樂土後來成為泡影,而日本也最終戰敗。 如果考慮到戰後的日本曾經六年間被GHQ佔領而毫無外交、國政等主體性,那麼戰敗後的日本的確亡國過一次。 當初為了拯救日本國難而生的日蓮信仰,後來卻諷刺地有形無形間讓沒有把日蓮信仰當成國教的日本消滅了。 戰後的創價學會或許記取了這些教訓,所以致力於與其他國家間的友好,其中包括中國。 軍國主義色彩盡褪的日蓮信仰,在今日的民主政治中,仍以公明黨這個政黨,發揮他們對於日本的影響力。 數百年前日蓮上人「立正安國」的理想,或許仍然藉由投票的方式潛藏於這些口誦「南無妙法蓮華經」的信眾內心深處。 (下篇/) 軍國主義色彩盡褪的日蓮信仰,在今日的民主政治中,仍以政黨的形式,發揮他們對於日本的影響力。 圖/美聯社.

次の

日蓮正宗

日蓮 正宗

各位菩薩: 阿彌陀佛! 今天所要講的主題是:日蓮正宗與一貫道是不是佛教? 我們首先來談一下日蓮正宗。 日蓮正宗的起源,他是日本人,他是一個日本人——日蓮,大約在西元一千兩百多年所創立的一個教,他自稱是佛教。 那我們來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佛教。 我從日蓮正宗的官方網站上,對於這個「日蓮大聖人」的教說的這一部分,他裡面有一段是這樣子敘述的,我稍微花一點時間來唸一下。 他們這樣說: 「佛法是由距今約三千年前,在印度出現的釋尊所說出。 釋尊超越男女的性別、階級、身分,為了救濟所有的人們,花費四十年以上的時間,說種種的經教。 「而在最後的八年間,說出世本懷的法華經,在明示一切人們成佛之道與久遠佛法實際存在的同時,預證釋尊入滅兩千年後,在稱為『惡世末法』的時代,會出現代替釋尊,從根本救濟全世界所有眾生的久遠真實之佛。 「釋尊滅後,經過兩千年,釋尊的佛教在印度、中國和日本等各國,完全失去救濟的力用時,果然如釋尊在法華經當中的預證,閻浮提第一的法華經行者日蓮大聖人出現,確立以久遠之『南無妙法蓮華經』的御本尊為根本的宗旨。 」 這是他們在這個官方網站所寫的一段話。 那我們來看看這一段話。 他們說,在所謂末法惡法的時代,將會出現一尊,一「久遠真實」的佛取代釋尊。 然後後來又說,果然如釋尊在《法華經》中所預言的,日蓮大聖人以全宇宙《法華經》第一行者的身分出現。 那這兩段話加起來的意思就是說,日蓮大聖人是取代釋迦世尊的佛,也就是日蓮是佛。 那果真是這樣子嗎? 經裡面都說,當來下生是彌勒尊佛,也就是說賢劫千佛當中的第五尊佛;第四尊是釋迦牟尼佛,第五尊佛是當來下生彌勒尊佛。 那麼如果說日蓮大聖人他是佛的話呢,那麼佛所說的當來下生彌勒尊佛就是錯了;也就是說,《法華經》裡面預記彌勒尊佛將來會來下生人間成佛,在《法華經》當中的這樣的授記是錯的。 他們以《法華經》來說,但是卻是作出錯誤的說法。 那麼成佛的要件是什麼?也就是說,他成佛的時候,他會講他過去世怎麼行菩薩道的,他過去行菩薩道的事跡如何如何,然後為什麼可以到現在成佛。 每一尊佛都會講祂的過去;但是,日蓮大聖人並沒有說他過去如何如何,怎麼會現在成佛了,這是令人感到十分懷疑的。 佛通常來人間祂會有三轉法輪,但是日蓮連一轉法輪都沒有。 那還有,每一尊佛最後都要講《法華經》,那麼日蓮他們這個法門只唸《妙法蓮華經》這個經題。 他們也不知道什麼叫作妙法蓮華,妙法指的是什麼,為什麼以蓮花來譬喻妙法——這些都不知道,卻說他是佛。 所以,從這裡我們就可以判定:他不是佛。 那再來說,他們認為,釋迦佛已經涅槃了,是過去的佛,日蓮才是真實的佛;那他現在在化世,而且永遠化世。 意思是說,以後不會再有佛來人間成佛了!也就是說,佛所授記的賢劫千佛是不對的!但是我們要知道說,佛來人間祂示現應身佛的這個色身祂已經入涅槃去了,但是祂還有法身佛、報身佛、化身佛還一直存在。 而且,我們都知道說,經中有記載說,報身佛現在在色究竟天說法;然後從報身佛又化生了無量無邊的化身佛,在他方世界說法,因為娑婆世界無量無邊。 《法華經》也說,有無量無邊的化身佛從他方世界來。 但是,日蓮以《法華經》為本,但是卻不肯依照《法華經》的道理來說。 這是從他們的歷史來看,從他們歷史來看說到底他們是不是佛教。 其實從這裡就已經判定,他們不是佛教。 那麼一個人學佛,當然要知道怎麼成佛。 那我們來看看說,這個日蓮這樣的一個教呢,他到底能不能成佛。 學佛不能成佛,那就不用學嘛!但是,我們當然要用這個來判定說:到底日蓮他們所說的這些法門,他們到底能不能成佛? 這也是從他們官方網站,摘錄下來的,他們對於信仰的實踐是這樣子說的:「個人的諸願達成、家庭的幸福,自不待言,眾生苦惱的救濟,和國家社會的淨化與繁榮等,以日蓮大聖人的正法正義為基準,一切的功德與眾生的成佛,經由對最勝之御本尊尊貴信仰的實踐,即能產生。 」 那麼從這一段話我們來看說,靠著信仰就可以「個人的諸願達成、家庭的幸福,自不待言」,表示說「我只要信了,我這些都能夠完成」,「自不待言」就是一定能夠完成了。 那當然還有其他。 那接下來他說:「一切的功德與眾生的成佛,經由對最勝之御本尊尊貴信仰的實踐,即能產生。 」那前面說「日蓮現在化世,而且永久化世」,表示說日蓮永遠在化世,不會再有佛出現;但是,他現在這一段話又說,藉著信仰的實踐可以成佛;如果果真有人藉著信仰實踐而成佛,日蓮永久化世就不是真的;那麼如果日蓮永遠化世是真的,那麼信他的人都不應該會成佛。 這個就是一神教的思想,完全違背了世尊所說的,說一切眾生都有成佛之性,過去有無量佛出世度眾生,未來還會有無量的眾生成佛,這個才是佛所說的道理。 現在他們日蓮所說的道理,完全違背了世尊所說。 那這是從信仰的實踐來談,看起來他們真的不是佛教。 我們再來從它的行門來看,它到底是不是佛教。 他們就這樣說,說行啊,這也是從他們的官方網站摘錄下來的:「『行』,是指自己的發心,向著御本尊做早晚的勤行,唱念『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題目,以磨練自己的生命。 同時,將日蓮大聖人偉大的教說,告訴親人、朋友、熟人,希望世上的人們都能夠幸福,自他一同精進,朝向繁榮成長而努力。 」 那麼從這裡可以看出來說,他們是以高唱「南無妙法蓮華經」的這個經題為專修的法門。 但是,修學佛法當中最重要的一步是斷我見。 從這一段話當中已經可以知道,他們連我見的內涵是什麼都不知道,把這個我見抱得緊緊的,那要如何斷我見呢?一個人如果不能斷我見,連證解脫道的初果都不可能,更何況說要成佛呢?也就是說,他們連解脫道出離三界的法都不知道;更何況說成佛之道那麼深妙,當然他們不可能理解。 以這樣的行門連出離三界六道輪迴都不可能,更何況是成佛!學佛而不能成佛,如何可以稱為佛教?從這裡我們也可以知道,它根本不是佛教。 那麼接下來我們再來看,他們對於佛法的見解。 因為他們沒有實證,所以我們只能從見解上來說。 我們都知道說,學佛人都知道說有「三德」,那我們來看看他們對於三德是怎麼說的。 他們這樣子說,這個也是從他們的網站裡面摘錄出來的:「若說法身、般若、解脫三德為何?即是佛所具有之德相之意。 也就是說,所謂法身,即是法,是佛所開悟真正之法,也就是所謂法性。 」 從這一段話其實可以了解到說,因為他們不了解什麼叫作法身,所以就把經裡面的一些名相東拼西湊,說這樣子叫作法身,其實他們根本不知道什麼叫作法身。 法身就是萬法出生的根源,因為祂具足一切法,又能出生萬法,所以用這個角度來看,稱作法身;所謂的法性,是用另外一個角度來看。 所以,他就是因為不了解什麼是法性、法身,雖然說法性就是法身,但是他不知道說這是兩種不同的角度來說明同一個東西,所以他才會東拼西湊,把佛法的名相拿來湊。 那接下來說,要如何才能法身具足呢?這也是從他們的網站摘錄下來的:「要如何才能使我身具足呢?就是當擁有和佛同樣能夠處之泰然,不受紛動的生命力時即是具足。 無論何時都可以處之泰然,就是所謂具有法身之德之意。 」 其實因為不知道法身,他們不知道法身,才會這樣講法身。 其實法身是本來就是處之泰然,那處之泰然是本來就有,不是這樣子去修來的。 所以,因為不知道法身的內涵,才會作出這樣的說法。 譬如,六祖就這樣對法身作了一個敘述,六祖這樣講:「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 」(《六祖大師法寶壇經》)這個就是在描述法身的本來的一些特性,也就是說祂本來就具備了。 所以,並不是說像他們這樣,要在世間法上當中磨練才會變成這個樣子。 那接下來講般若。 般若其實講的就是度到彼岸的智慧,也就是金剛實相的智慧。 但是,他們是這樣子說的:「般若是指智慧之意,無論任何的苦境,必定都能湧現出將其超越的智慧。 也就是不管遇到如何的苦境,都能湧現出無量的智慧予以解決之意。 」 他們很明顯的把般若當成解決世間法的智慧。 因為般若不是世間法當中的智慧,所以才翻譯成般若,般若就是要能夠度到彼岸的智慧。 也就說,他們對於般若完全不清楚,所以才會講出這樣的說法。 所以,從這樣的行門還有他們的起源來看,還有他們的教義來看,其實就可以判定,他們不是佛教。 那接下來來探討說,一貫道到底是不是佛教。 我們先來看一貫道的起源。 一貫道在明末清初的時候,它是佛、道、儒三教合一,到了近代才五教合一,也就是把基督教跟回教並進來。 我們姑且不論說基督教、回教是怎麼合進來的,但是我們先來講佛、道、儒這三教要怎麼合一。 明明佛教講的是如來藏生命的實相、成佛之道,那麼儒家講的是修身、齊家、治國、平天下,是在世間法上用心的,那道家是煉丹鍊氣,跟這個生命的實相完全沒有關係;但是,他們竟然說這個都是同一個東西,把佛教所說的真如佛性,跟道家所說的氣,把它當成同一個東西。 也就是說,他們這樣子把別人的東西拿來湊,其實是沒辦法合一。 那麼我們來看看說:那到底一貫道呢它到底是用什麼樣的說法,將佛教併入他們的一貫道當中?因為五教合一嘛,所以就把佛教並進來,說這是他們的裡面的一部分。 根據自稱一貫道的信徒是這樣子說的,說他們的前輩說:「一貫道的道統是在孔子孟子以後,才從東土西傳到釋迦牟尼佛;再從印度由達摩祖師回傳明心見性之法,然後又從六祖傳到七祖白玉蟾跟馬端陽,再傳到八祖羅蔚群;只是後來失傳了八百年,再由九祖黃德輝遙接法脈。 」 這是他們的說法,但是這樣子的說法漏洞百出。 我們先來看,釋迦牟尼佛祂是在公元五百餘年前就已經存在了,祂比孔子還早存在,那孟子的時代已經是到了部派佛教了;怎麼可能是說,是孔孟的道統斷絕之後,再從印度傳回中國?因為時間不對了! 那還有一貫道的人常說:「六祖慧能大師之後,衣缽不傳,道降火宅,轉於俗家,把道統傳給七祖白玉蟾與馬端陽這兩個人。 」但是,六祖是唐朝人,白玉蟾跟馬端陽兩個人是南宋人,前後差了五百年,到底要怎麼傳? 還有他們也這樣子說,說:「六祖慧能大師得到衣缽之後,受到惠明法師的追逐,逃入獵人隊中,而當時的獵人隊就是由白、馬二人所率領,所以六祖就立下了傳俗不傳僧的規矩。 」從這樣的道統來看,其實是完全不合理的。 以前的故事你可以亂編,現在的人他可以很快的就從我們的網路上就可以查到,這個人是修什麼的,這個人是哪時候的人。 怎麼可能六祖在逃難的人,再經過五百年以後才出現的人,會在六祖逃難的時候,他跑到這個獵人隊當中?這個前後差五百年!所以,故事是他們編的,但是完全跟歷史不符,這就是一貫道他們的說法。 從他們所說的歷史,很明顯都是不對的。 從這裡其實已經可以知道,他們根本不是佛教。 再來他們經常講,他們說一貫道主要就是「天堂掛號,地獄除名」。 在佛法當中絕對不會這樣子說,所以他們沒辦法把佛教納進來。 天堂掛號、地獄除名就是要升天,但是佛講天有欲界天、色界天、無色界天,他們所說的這個天堂掛號其實還在欲界天當中;連欲界都出不了,何況出離三界?他們所說的這個天堂掛號其實就是欲界天而已,但是佛講的天界仍然在三界輪迴當中。 那佛說要天堂掛號,當然佛不是講「天堂掛號」,佛講的就說「生天之道」;要生天其實很簡單,你只要行十善業,不要造作下墮三惡道的業,你就可以天堂掛號了;因為生天之道就是行十善業,天人都是行十善業而生天的。 那地獄除名不是靠信仰就可以除名,因為地獄要除名一定不能造惡業;一個人如果造惡業,他即使信佛,仍然要下墮到三惡道當中。 所以,他們把這個天堂掛號、地獄除名當成目標,其實仍然無法出離三界。 所以,從這樣的一個口號,其實他們是絕對不是佛教的,因為佛教是要教人出離三界的。 那出離三界不是只有出離欲界,還要出離色界,出離無色界;他們連欲界都出不了,更何況說要出離三界!那佛講的法就是要教人出離三界,如何說一貫道的法函蓋了這個佛法?也就是說,佛教根本不是一貫道所能理解的。 再來,他們經常講,點破玄關竅為會通天人之品的一種法門,唯一法門;也就是說,點破玄關為會通天人之唯一法門,一定要點破玄關。 他們說六祖就是被點破玄關。 但是六祖是開悟明心,是找到如來藏,絕對不是開玄關竅。 玄關竅依於人身而有,只要人死了玄關竅就不見了;那這依於人身而有,當然點破了將來還會消失。 所以,開悟絕對不是點破玄關竅。 因為今天時間的關係,就講到這裡。 謝謝各位收看! 阿彌陀佛!.

次の

佛教的源流

日蓮 正宗

1991年11月,佛教團體日蓮正宗的法主阿部日顯把日本最大的在家團體創價學會破門。 創價學會與日蓮正宗宗門之間的矛盾幾乎從這一在家團體成立之初就存在。 不同的世界 正本堂:禮拜堂有6000席位的正本堂(寺的本堂)是1972年全世界8百萬人捐建的(當中為1987年的照片),1999年被日蓮正宗拆毀。 依宗教社會學者所見,最終分道揚鑣是不可避免的。 布萊恩• 威爾遜 Bryan Wilson 博士和卡雷爾• 德貝拉雷 Karel Dobbelaere 博士在合著的《誦經之時》(A Time to Chant) 1994年 中有如下論述:「創價學會是一個群眾運動,性質外向,思想反映了其作為一個在家團體的本質,它傾注全力,期望在現代世界的日常運行之中,使日蓮佛法發揮實際的、有效的作用。 日蓮正宗的僧侶集團(以下稱宗門)封閉於古代儀式和半修道院式的體制之中,所在乎的是維持其權威,壟斷特有的神聖教義、場所和物品。 」 在提到宗門是以懷疑的眼光看待創價學會的現代性時,著者還說: 「創價學會符合現代社會需求,是一個促進精神革新的運動,它由最初開始便迅速發展,不久贏得海外的會員,發展了其國際性的一面」。 創價學會一貫強調日蓮佛法提倡人類平等的教義。 那就是,不論僧侶還是在家,人人都可因日蓮佛教而開發佛性。 創價學會也強調了入世濟世、為世界和平行動的菩薩精神。 反之,日蓮正宗因循守舊,極力主張僧侶在宗教上是仲介,比在家信徒高一等,忘卻了佛教的本來目的及其社會使命。 紛爭的緣由 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兩者的區別表面化。 日蓮正宗迫使學會接受國家神道的神牌,這是軍政府把日本的侵略戰爭正當化的手段。 第一任會長牧口常三郎和弟子戶田城聖(後任第二任會長)予以拒絕,結果被禁止上總本山朝拜。 其後軍政府以提倡異說為由,把牧口和戶田逮捕入獄,牧口死在獄中。 關於此事,威爾遜博士和德貝拉雷博士這樣評論:「對學會員而言,第一和第二任會長在保衛真正信仰時所表現的熱誠,是僧侶所無可比擬的。 」 力求共進 在戰後荒蕪的日本,創價學會熱心傳佈日蓮佛教,會員迅速增多。 學會對戰爭期間向軍政府妥協的宗門大失所望,但期待宗門能一道向和平與民眾幸福的目標前進,共同為日蓮佛法的興隆努力,於是盡力與宗門建立更良好的關係,不斷地支援他們。 學會的支援包括改建日蓮正宗總本山的主要建築、建設新的本堂(正本堂)、捐贈土地和356座寺院。 耍弄權勢 然而不幸的是,儘管由於創價學會夙夜不懈,日蓮佛教得以興旺,宗門也獲得莫大好處,宗門卻一再墮落,頻頻展露其權威主義的面目。 學會員指出這種狀況,要求改革,宗門卻企圖把學會和學會員完全置於從屬地位。 隨著創價學會的發展,宗門的這種態度越顯惡劣。 破門 創價學會捐獻給總本山數百株櫻樹,1993年全部被日蓮正宗砍倒。 宗門把學會破門的行動是從1990年末大肆中傷池田SGI會長開始的。 當時宗門譴責池田名譽會長是謗法者,不適合當領導,指他在公開場合讚揚貝多芬的《歡樂頌》是禮贊基督教。 關於這一點,日本研究家達尼埃爾• 梅特羅 Daniel Metraux 博士論說:「顯然本山感到創價學會過於強大」。 他進而解釋:這是由於創價學會主張日蓮佛法闡說萬眾根本上平等的緣故。 學會員認為僧侶與信徒兩方所扮演的角色無所謂高低之分。 殘酷的行為 起重機拆除正本堂,不留痕跡(1999年3月) 日蓮正宗法主日顯在1991年給創價學會的信中指責,學會主張僧俗平等的發言是「違背教義的行為」。 1991年日蓮正宗拒絕與創價學會的一切對話,把創價學會破門。 僧侶們砍伐了由學會供養而種植的數百株櫻花樹,甚至拆毀了本山的本堂,這座享譽國際的建築物幾乎是靠創價學會員供養而興建的。 解放 宗門把創價學會破門,為那些把醜聞當作賣點的提供了材料,但對於創價學會來說,他們反而獲得了自由。 例如,僧侶們把參與宗教間對話視為提倡邪說,現在創價學會可以自由地用現代語言談論自己的信仰了。 誦讀法華經,唱誦題目「南無妙法蓮華經」,這些佛教的基本實踐沒有變,但1991年以來,創價學會從以往的宗教形式主義中解放出來,更積極地進行社會活動和宗教間對話。 注1:布萊恩• 威爾遜為牛津大學名譽教授,卡雷爾• 德貝拉雷為魯本天主教大學宗教社會學系主任,《誦經之時》 A Time to Chant: The Soka Gakkai Buddhists in Britain ,牛津大學1994年出版,233-243頁 注2:同上書,233頁 注3:哈蒙德和馬哈切克說:「池田1990年初數次發表論及僧俗關系的言論,斷言日蓮的教說比僧侶們的教說更具權威。 對此,僧侶們指責如此批判宗門是對佛教的誹謗,命令創價學會解釋並道歉。 創價學會就此要求與宗門對這一問題進行討論,但宗門拒絕,再次要求書面道歉。 」菲利普• 哈蒙德 Phillip E. Hammond 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校宗教學教授,戴維• 馬哈切克 David W. Machacek 為加利福尼亞大學聖芭芭拉校宗教學講師,《美國創價學會》 Soka Gakkai in America: Accommodation and Conversion ,牛津大學1999年出版,20-21頁 注4:達尼埃爾• 梅特羅 Daniel A. Metraux 為瑪麗• 鮑德溫大學 Mary Baldwin College 教授、亞洲研究部長。 《創價學會:佛教與和諧、和平社會的締造》 The Soka Gakkai: Buddhism and the Creation of a Harmonious and Peaceful Society 一文取自《入世佛教》 Engaged Buddhism: Buddhist Liberation Movements in Asia 1996年391頁,由CS奎因 Christopher S. Queen 與SB金 Sallie B. King 合編、紐約州立大學出版社出版。 注5:日蓮正宗1991年11月7日的《創價學會解散勸告書》.

次の